北川羌族自治县农信社被罚70万未严格执行贷款“三查”制度等

财经网讯 12月20日,据银保监会公告,北川羌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连收四张罚单,被绵阳银保监分局罚款总计70万元。

根据处罚信息表,北川羌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未严格执行贷款“三查”制度、授信管理不规范,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款47万元人民币。

经常网购的人都有体会,在天猫和京东是没有差评制度的。如果你买的东西不满意,你可以退货,也可以收货后给它打分,从1分到5分,但就是给不了差评。

刘弘冰(时任北川羌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任)负领导和管理责任,被给予警告,并罚款8万元。

张晓勤(时任北川羌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理事长)负领导和管理责任,被给予警告,并罚款8万元。

因此,天猫和京东淘汰了差评,推出了店铺动态评分制度。这个制度从商品质量、商家态度、物流服务3个维度取店铺最近6个月得分的平均值,分值低的话店铺就会生不如死:

小哥杀人后,外卖平台的差评制度被推到风口浪尖,即使案件本身和差评没有直接关系,但这种制度却实打实地激化了买卖之间的矛盾。从逻辑上讲,一个差评导致外卖员被平台扣掉几百块钱工资,这原本是平台和外卖员之间的劳资分配矛盾,可平台却将这口锅甩到了消费者背上。

朋友们看到了么,从自身的角度讲, 买的和送的都有道理,那么哪里不合理呢?

我们在上面已经提到过,消费者一个差评带来的结果是平台扣掉小哥几百块工资,平台以这种“以罚代管”的制度,倒逼小哥提高配送速度,满足消费者需要。

都说海底捞的服务员工作量大,每天都是小跑。在我看来,他们和外卖小哥相比是小巫见大巫。我见到的外卖员,绝大部分都是快跑,拎着外卖就往写字楼冲,曾经一个外卖员因电梯等太久,急得哇哇大哭。他们闯红灯,风雨无阻拿着生命赶时间,就是为了快点把外卖送到,再多抢几个单。

第三,当威逼利诱无效后,他们就刷单,用好评把差评压下去,不让消费者发现。

平台掌握着消费者的付款和外卖员配送酬劳的分配权力,在这个过程中,它要做的不仅是满足消费者需要,还要用一个合理的分配机制,建立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让系统中的每一方都能获益。

第二,威逼,用电话不厌其烦的骚扰你,极端一点的甚至用非法手段恐吓你;

久而久之,差评制度就失去了作用,没办法真实反映出商品质量。

据北约驻阿部队发言人表示,此次袭击的目标是空军基地附近的一所在建医院。

反观现在的配送平台,大都采用以罚代管的粗暴方式,忽略消费者和外卖员之间的矛盾,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懒政”。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巴格拉姆基地位于阿首都喀布尔以北约50公里处,是美军和北约联军在阿富汗的主要基地。此前,巴格拉姆基地曾多次遭到塔利班武装分子袭击。今年4月初,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基地附近针对一支联军车队发动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造成3名美军士兵死亡。

因为在外卖平台的抢单制度下,外卖小哥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尽量送更多的单,单量多了,速度就没办法百分百保证。说得直白一点,他们不会因为你给个差评,明天就少抢几单,把速度提上来,反而有可能抢更多单,把扣掉的损失补上来。

一个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一个坏的制度能把好人逼坏。从这个角度理解,差评制度就是一个火药桶,如果平台不反思,而是继续以罚代管,那么它随时会引爆第二起、第三起悲剧。

能不能像天猫京东一样用另一种方式取代差评制度?能不能用降分降权等温和一点的方式取代几百块钱的罚款?能不能让外卖员愉快地配送外卖又不对消费者产生极端情绪?

反观仍然使用差评制度的淘宝,它的购物体验比不上天猫和京东,而且我们所以为的差评制能倒逼商家不卖假货的乌托邦也没有实现。

这就激化了消费者和配送员之间的矛盾。对消费者来说,差评是天然的权利;对配送员来说,辛辛苦苦送100单外卖,一个差评全部罚掉,几天都白干了,更何况并不是自己故意送慢,代价实在太大,这就容易走上极端。

比如,商家们为了得到好评,会额外送一些添头,或者直接返还现金红包,更离谱的是还有的商家走上了刷单的道路,引发“破窗效应”后,更多商家随之加入刷单大军。

总之,以罚代管的思维不改变,外卖员与消费者的矛盾将长期存在,悬在消费者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还会再次、多次掉下来。

你看,他们并没有偷懒和拖延啊。

另有阿富汗媒体指出,激进组织塔利班宣称对此次袭击负责。

差评制度让商家以罚代管,转嫁矛盾,这种方式非常危险。

为了删掉差评,很多商家会采用一套软硬兼施的办法逼你就范:

作为网购的核心功能,差评曾经对约束商家,监督商家提高商品质量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当网络上的好评差评可以决定一个产品的生死、一家店的存亡以后,底层逻辑崩塌,一切都不同了。

问题出在外卖平台。无论消费者和外卖员如何打架,外卖平台永远没有任何损失,相反还能得到一笔罚金。罚金有多少?几百万外卖员的基数摆在那里。

首先,差评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万能。

送餐、取餐、派件、收件,小哥们早已融入我们日常生活中,那么这其中的关系就必须要理顺,必须建立一个健康生态体系,否则这样的悲剧可能还会继续。

这才是外卖平台应该思考的。

店铺被降权,消费者搜索不到这家店了;

第一,卖惨,从道德高点压制你;

其次,差评并不能帮助消费者维权。

我说这么多,并不是想表达外卖小哥工作辛苦,而是想说他们的速度已经触达天花板了。从这个角度看,差评制度既不能让消费者挽回外卖迟到的损失,也不能最有效推动外卖配送速度。

差评从根本上讲仅仅是消费者的一种权利,而不是权益,所以它无法维权,对消费者来说,只具有一种宣泄情绪的作用。说白了,即使你给了一个差评,但你损失的权益也收不回来了。

在这个评价体系里,平台、商家、快递、消费者处于一个良性循环,天猫京东成为所有电商平台里购物体验最好的两家。

同时,牟刚(北川羌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副主任)对上述违法违规行为负管理责任,被给予警告,并罚款7万元。

回到外卖平台上来,消费者给小哥一个差评,多半是出于一种惩罚的心理,并寄希望于下次提高服务质量。虽然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往往好心办坏事。

天猫京东的官方活动也参加不了。

当地时间12月11日上午,美军驻阿富汗帕尔万省巴格拉姆地区空军基地附近,发生汽车炸弹爆炸事件。此外,不明身份袭击者与军方发生交火。

事实上,差评制度早就被电商行业的两大巨头——天猫和京东淘汰了。

天猫和京东之所以不约而同地封杀了差评制度,是有深刻根源的。

因为商家都将好评差评作为自己的毕生追求,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增加好评、删掉差评。

Author: